【散文】翔虹:父女俩的长征

2016-9-29 9:38:26 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陆祥红 责编:gxte 浏览:

 

虎年春节,我和十三岁的女儿经历了一件事,过后女儿称之为她的长征。直至今日,当时难忘之情形,仍然时刻萦绕在我的脑海,时日逾久,愈发凝成我心中一股诧异与欣怡交织的情怀。

大年初四中午,三家友人相邀到乡下的一位朋友家中拜年。

望着窗外嫩芽初绿、生机盎然的田野,看着饭桌边三个从小生活在城里的十几岁女孩,我突然闪过一个念头,问道:孩子们,你们敢不敢从这里走路回到县城?

这里到县城有多远?我女儿抢先表现出兴趣。

有十四公里呢,太远了。主人家急忙回答。

你们真的放心让我们三个小孩自己走回去喽?年纪最大的孩子觉得不可思议。

一时间,饭桌边的家长们叽叽喳喳地议论起来。

走就走!我们不会让你们看扁小孩子的!还是我女儿,她第一个放下筷子率先站起来。看到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放出狠话,那两个姐姐扭头望了望自己的父母亲后,也不约而同地站起来声援。

每个孩子一瓶矿泉水,身上不带一分钱和任何干粮,只有其中一个拿着她母亲的手机。

她们就这样鱼贯而出,靠路的右边排成一列转出村口,我女儿穿着玫红色的衣服走在中间,特别显眼。

她们的身影消失在视野的那一瞬间,我的心骤然一紧:自己这个提议合适么?

是的,从现在起,我不仅担惊受怕地牵挂着自己的宝贝女儿,似乎也担当着两个朋友女儿的安危。

心神不安地吃着饭,时常搭错线地闲聊。第五十分钟时,一位母亲终于忍不住拨打电话,知道她们已经走到地苏乡街上了。

按这个速度计算,孩子们要走到县城,大约得4个小时。

我的心始终在一会儿后悔,一会儿自我安慰中忐忑着。如果她们来电话求援,我会立马开车去接她们!我暗下决心。

下午太阳挺烈的,我们坐在屋子里都觉得闷热,穿着厚衣服走路的孩子们,一定是大汗淋漓。

女儿此时此刻心里在想什么呢?我的脑海幻想几十种她走路的情形,猜想着她所有可能的心态。

不知她们肚子饿不饿,脚困不困,水够不够喝,会不会在公路上嬉闹影响安全,甚至太累了干脆瘫坐在树下抱成一团痛哭流涕?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夜色渐浓,我倍感煎熬。

当一位母亲再次拨通电话,告诉大家明显感觉孩子们的声音比先前弱小无力时,我已经坐立不安了;

自从女儿来到这个世界上,就以她的第一声啼哭,开始牢牢脉住我的心律。在她成长的四千七百多个日子里,我为生计四处奔波,与她离多聚少,经历了种种难忘的思念与牵挂。但是,这短短几个小时的滋味,别是一番,别样揪心! 

她们走到县城了!这个消息终止了这段漫长的等待。我马上计算出,十四公里,孩子们走了三个小时四十八分钟。

天色完全黑了,我赶紧站起来举杯,大声地说:兄弟们,干!

重新见到孩子们时,感觉她们有一大堆路上的见闻,可是她们太累了,显不出兴奋,顾不上诉说。只是强调:是东方神起和SJ给了她们信念与力量,尽管路上碰到熟人三番五次想给钱让她们乘车回来,她们都信守承诺,一一婉拒,拖着起泡的双脚坚持走着。

接受家长给予奖励时,我女儿自豪地说:我们今天也长征啦!

夜已深,我仍然毫无睡意,辗转难眠。是的,三个后独生女赢得了长征的胜利。作为父亲,在女儿用体力、耐力与自信步行走在长征路上的时候,我分分秒秒都和她在一起。

那天,2010年2月17日,虎年正月初四,我和女儿完成了共同的长征。 

是叙,为一生记忆。